威利斯人-威利斯人

当前位置:威利斯人?>?详细页

孟庆春:31载喜做地质探宝人

来源:山西日报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5日  作者:威利斯人

打印

QQ图片20190625095812

图为孟庆春正在工作中。 本报通讯员摄

孟庆春:

  山西中晋冶金地质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山西拔尖骨干人才,1966年生人,1988年东北工学院地质矿产勘查专业毕业后参加工作。31年一直从事地质矿产勘查工作,从扎根野外一线到矿产勘查统筹部署,从普普通通的一名地质技术员到总工程师,他扎实、钻研,用一腔热情穿梭于祖国的崇山峻岭,提交给国家一份份具有较高价值的地质勘查成果。

  一套制图工具、一把放大镜、一大摞书籍资料摆在案头,一根横贯室内的细绳挂满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地质图……孟庆春总工的办公室“别有风景”。

  “我们这个行业,野外勘查是常态,办公室就成了分析整理成果资料、撰写勘查科研报告的地方。”孟庆春笑着说,“毕业31年,一直搞地质,没有离开过,也不想离开。我喜欢这份工作。”

  投身地质勘查,奋斗在野外一线,栉风沐雨、风餐露宿,在大漠荒山用脚步丈量土地、探寻宝藏,留下了一串不平凡的找矿足迹。

  1989年到1990年,根据地质资料分析,灵丘某处可能赋存有银矿,项目组选定靶区后开展勘查工作,但一年无果。随着冬季来临,已经不适宜野外作业了,项目组准备结束野外工作归队。这时,担任地质填图组组长的孟庆春突然发现,一个隐蔽的小冲沟处露出一种黑乎乎的、类似冶炼矿渣的东西。地质勘查工作者的敏锐感和责任心,促使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小的现象和线索,他将采集的样品带回,多方翻阅资料,并对样品进行了分析,发现这竟然是锰品位高达30%、并富含银的优质锰银矿。项目组随即转变找矿思路和方向,重点开展锰矿勘查,最终发现了当时华北地区的最大锰银矿。这对于极度缺乏锰矿的北方地区有着非常重要的找矿意义和经济意义。至今,灵丘县依然是华北最大的锰银矿产地。

  “我国铁矿、铜矿、铝土矿等很大程度上依靠进口,常常受制于人。如果我们能够探获更多的矿产资源,我们国家就可以拥有更多话语权。”这是孟庆春积极投身勘查找矿事业的源动力。2000年10月至今,他主持国家、山西省财政类矿产资源勘查项目100余项,提交了一大批具有较高价值的铁、铅锌、金、银、铝土矿、铜、水泥灰岩等矿种的地质勘查成果。孟庆春还参加了研究和构建国家矿产资源储量技术标准体系新框架的科研课题。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国家矿产资源储量技术标准制修订研究。现在,孟庆春作为课题组副组长正在着手修订完善《铁、锰、铬矿地质勘查规范》,将为行业发展提供适应新形势新要求的技术标准。

  1997年7月1日是党的诞辰纪念日,正值香港回归,很多人印象深刻,但这一天对于孟庆春来说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这是他登顶海拔4800米进行矿产调查的日子。当时孟庆春前往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进行地质调研,驱车只能到达海拔2600米的地方,剩下的路要徒步行进。孟庆春一行13人身背沉重的仪器和粮肉菜,穿过无人区、沼泽地、原始森林,面临随时可能被熊、狼等袭击的危险,走了整整一天才到达了大约海拔4200米的临时公棚。晚上,他们两三个人挤在一个被窝睡觉,第二天继续徒步上山。空气越来越稀薄,高原反应越来越强烈,孟庆春就靠喝葡萄糖缓解身体不适,强忍着挺进到了4800米。登顶的那一天正是1997年7月1日。调查完毕后,队伍回到临时公棚整理资料时,突然发现有一处需要进一步进行观测和补充采样,这时天气预报显示暴雨将至。为了取回矿样,孟庆春只好拼了。次日,他和当地向导、武装人员3人再次折返山顶采样。又是20多个小时奔波,返程下山中,他们顶着暴雨前行。路断桥淹,大家只好搭起临时独木桥,互相拉着绳子通过……野外勘查条件艰辛,但在孟庆春看来,这些也是人生中独特风景,雪域昆仑、川藏峭壁,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近几年,随着地质勘查行业改革和转型升级的大潮,地质工作从以解决资源问题为主向解决资源和环境问题并重转变,但相对成熟的技术人员却很缺乏。孟庆春非常注重对年轻技术人员做好“传、帮、带”,把自己的理论经验耐心、细致地传授给年轻人。他也十分注重与年轻人交流思想,互相学习。孟庆春认为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地质勘查工作者,就要不断吸收新理论、新认识和新方法,善于思考和总结工作中遇到的问题。

  采访结束时,孟庆春拿出一张地质图饶有兴趣地给记者讲解:哪处有矿藏,埋藏有多深。作为外行,记者对这位总工讲的内容虽不甚了了,却从他的眼眸里感受到了他对事业的深深热爱……

山西日报记者陈俊琦 实习生丁艳 郭文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